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正文

8I融道书院周贵银给马云的一封公开信

来源:互联网 编辑:王国学 时间:2019-01-16

马云先生您好:

我叫周贵银,是一名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讲师,来自于8I融道书院。今天给您写这封公开信,是源于您湖畔大学内部的一篇演讲,题目是《困难时,只有具备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才能活下来》。在演讲中您反复提到了一个词语叫“企业家精神”,故有感而写。

在这之前,我一直把您当作一个商人看待,一个抓住了互联网红利的商人(请原谅我暂时这样称呼您)。您利用电子商务这个工具把这个商业社会搅了个天翻地覆。用您的话说:“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就是说,即使您没有做电子商务,也一定会有人出来做。但是单从电子商务给这个社会带来的贡献看,我只能用好坏参半来评价。因为您阿里巴巴取得的成绩的确有目共睹。您从一个英语老师下海经商,经历了很多磨难,有了今天的成绩,的确值得尊敬和学习。但是您的阿里巴巴(尤其是淘宝网)在给大家带来方便的同时,也给这个商业社会带来了很多损伤。比如,电子商务让整个中国的商业市场进入了残酷的价格战,当消费者有了比价购买的便利之后,即使政府给企业减负,只要企业有利润空间,在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就必然会降价以获得销量,直到降低到无利可图。

企业是需要盈利的,当企业的产品进入了残酷的价格战之后,企业的利润将被大大压缩,那么企业就没有更多的资金进行产品创新,而且都活在生死边缘上。企业活着都这么困难,又如何推动中国的企业进行产业现代化呢?当然,中国产业现代化进程缓慢的责任不能由您一个人来背,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应该负首要责任,因为房地产的赚钱效应已经没法让老板们(包括很多本来应该担负产业现代化重任的国企负责人)好好做企业了。但电子商务背景下的产品价格战导致的中国制造业低端化、劣质化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说上面话的目的并不是要说您不好,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我以前为什么只把您当作商人来看,但是我这次看了您在湖畔大学的内部演讲。我觉得您进步了,灵魂上得到了升华,我应该要把您当做企业家来看。按理说,我没有资格对您评头论足,我只不过是一个讲师,但是您的这篇内部演讲让我看到了中国企业家的希望。

我在《觉悟智慧》课堂上不停地强调中国的企业家要具备“企业家精神”,但是我能感觉到能够听得进去的人并不多。因为中国的绝大多数老板都处在生死边缘,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们会觉得谈企业家精神是一个非常虚伪且不务实的想法。我告诉他们,一个老板或者一个企业的价值观和使命不是贴在墙上看的,是用来指导我们行为的,而且我们要对自己设定的价值观和使命深信不疑。但是,多数老板都没有意识到价值观和使命的重要性。因为,对“价值观和使命对企业真的有很大的作用”这个道理做到真知本来就很难,自然也就没法按照它们去践行。用王阳明先生知行合一思想来说,没有去坚定的践行价值观和使命,就是没有做到真知,体验不到到它们给企业发展带来的好处。

通过阅读您的这次演讲,我开始觉得中国要诞生真正伟大的企业家了。因为,您从一个践行者变成了一个布道者。中国的确需要有这样的布道者,这也是我立志要把《觉悟智慧》传播给全世界华人的原因。您要改变的是大老板(请原谅我只能用老板来称呼他们),我要唤醒的是小老板,但我们的初心应该是一样的。

您在演讲中说:“企业家应该是让这个国家,让这个社会,让这个世界走出困境的主力部队。企业发展了,就业和税收提高了,这是我们要花精力去想的事。”非常感谢您这个层面的企业家有这样的高度和觉悟,这是我们民族的幸运。但只是提高就业和税收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让中国的企业家都明白,只有实业才能兴国,只有我们这个国家持续的好,我们每个人才能持续的好。这让我想起来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大地上诞生的以实业救国的那批民族企业家们。企业家不仅仅是做生意,企业家追求盈利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满足个人的欲望(如买豪车、豪房),企业家旗下的员工代表着中国最基本的单位“家庭”。企业家与员工的关系不仅仅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企业家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员工崇拜模仿的对象。因此,企业家的一言一行都对员工有着深远的影响。企业家表现出来的精神状态和使命追求会被传递,进而影响到社会风气。因此,企业家精神同时也代表着我们的民族精神。

中国自1793年(法国大革命后第四年)乾隆断绝了与英国的外交往来后,我们就失去了产业工业化与西方同步发展的机会,中国工业直到现在都处在不停地追赶过程中。中国工业文明的现代化程度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很大,从一个芯片就能让我们很被动的现象可见一斑。这也是我为什么对“11.11”这样的购物节活动不怎么感冒的原因,因为这并不能说明中国已经变得很富有了,更不能说明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完成了现代化,最多只能说明中国的消费者喜欢买小商品,靠打折占个小便宜,这就如同中国老太太到国外抢购金银首饰等现象并不意味着中国强大是一个道理。

企业家的本质是逐利的,但是逐利的方式有很多种,根据经济学基本理论,企业家逐利无非就四种情况:

第一,抢占自然资源,赚取地球亿万年的储备财富的钱。比如前些年对战略资源稀土的无序挖掘,且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了日本等国家。之所以卖的很便宜,是因为靠卖稀土赚钱不需要参与商业竞争,也不需要搞科技创新,雇工人挖公共资源后扣掉工人的工资等基础成本外,剩余的全是利润。因此,这样的盈利模式如果盛行,的确没人愿意花心思搞什么科技创新,搞什么产业现代化。

第二,靠垄断日常必须消费品盈利。由于这样的产品即使价格再高,你也必须得买,因此,可以很轻松的赚取高额利润。当然,这一点我们国家控制的很好,偶尔搞一下大蒜之类的炒作并没有影响到居民的生活。如果能靠垄断日常初级消费品赚钱,也没有人愿意搞什么科技创新和产业现代化。

第三,就是靠金融杠杆和价格波动抢钱。比如过去十几年火爆的房地产市场,每几年就有一次股市行情等。很多国有企业或者赚到第一桶金的民营企业都热衷于炒地、炒房、炒股,而且这些炒作都带有杠杆,而金融杠杆结合资产价格的不合理波动,就会让财富迅速以不公平的方式进行再分配,因为资产价格的泡沫早晚会破灭,那些在价格低位用杠杆买进且能在价格高位胜利逃亡的行为其本质上就是抢钱,抢的就是后来进场并买在泡沫价格上的人。既然这么容易就能抢到钱,谁还愿意搞科技创新和产业现代化呢?因此,有些企业家尽管都排在了中国财富排行榜的前列,但在我眼里也最多就是个大老板而已,因为他们想的是如何抢钱而不是如何把实业做好。这一点,我非常敬佩华为的任正非任总,专注于主业,不上市,不炒房,也就是对抢钱没有兴趣。

以上三种情况,都不利于产业现代化。因为以上三种模式都属于抢钱的模式,只有堵住这些投机的漏洞,让金融和稀缺资源真正为现代产业服务,让企业家明白且只能靠下面的第四种模式才能赚到钱。

第四种,通过优化生产流程、生产现代化、创新营销模式、创新市场开拓模式、加大品牌塑造力度等方面的努力让企业稳健的发展,即充分挖掘企业家正知正见,才能让中国的企业在国际上具备强大的竞争力。由于企业持续向好,税收自然就高,就业就稳定,赚到的外汇也多,国家就有钱做大事情,搞国防,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强大,别人才不敢欺负我们。

企业家只有每天想着如何提升企业的国内国际竞争力和持续发展力,每天想着如何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贡献,少一些金融投机的想法,少一些政治投机的想法,不停地学习进步并向员工传播正知、正见、正能量的言论,控制好自己的私欲,发扬普度众生的企业家情怀,这才是企业家应该有的精神。

企业家的确需要追求盈利,但是追求盈利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不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也不是为了投机取巧的智力刺激,而是本着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本着让社会更美好的精神去追求盈利。企业盈利高了之后要将利润继续投入到科技创新和品牌构建上,创造更多的就业,创造更多的财富。只有这样,企业才可以做大、做强、做久。

当然,您也提到了企业追求长久是很重要的。中国目前存活百年以上的企业不足10家,而日本有22000多家。当然中国经历了战乱,让民族工业中断了,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你所说的“企业家精神”。

那么,如何才能具备企业家精神呢?我非常高兴的看到您提到了对儒释道的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落后,当下的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识别传统的东西里面哪些是糟粕,哪些是普世的价值。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智慧并没有引起当下的企业家的足够重视。多数企业家把中国国学简单的理解为“之乎者也”或者过时的东西。我们需要让中国的国学文化重放光彩,赋予中国国学新的使命,要让中国的企业家知道它、重视它、学好它、用好它并为社会谋福利。

当下,习近平主席在倡导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指出包含儒家文化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下人类面临困境的重大智慧。但是我们一说到儒家文化,绝大多数中国人停留在似是而非的层面上。比如,我们要学习中国的儒家文化,首先就要分清我们学习的儒家文化是孔子时期的儒家文化,还是董仲舒时期的儒家文化,又或者是朱熹时期的儒家文化,王阳明时期的儒家文化。以上我提到的儒家文化有相通的地方但是又有着本质的不同。因此,我主张中国的企业家在学习儒家文化的时候要站在历史的背景下和当时文化倡导者是为什么人服务的角度上去学习这些文化,而不是断章取义或者在不考虑背景的情况下直接进行批判或者继承。我们要回到2500每年以前去审视孔子当年周游列国的精神给我们当代企业家有什么启示;是什么样的指导原则让孔子在“有所为有所不为”中作出了选择;是什么样的精神让孔子做到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等等,这些在塑造中国的企业家精神方面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再比如,道家思想中的很多经典名言,很多企业家都不陌生,是不是理解了“无为而为”、“不争而争”,“清静无为”等语句就算学好了道家文化呢?企业家如何从道家文化中吸取智慧来塑造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呢?道家思想博大精深,这里只想说一点,这一点做到了对塑造企业家精神将起到决定性作用,那就是“无私欲而为”的无为思想。就是说,中国的老板在经营企业的时候是为了追求更奢华的私欲吗?每个人都会为自己考虑,都需要解决自己家庭的温饱问题,但是温饱问题或者高质量的生活解决之后呢?去追求豪车、豪宅、游轮、飞机吗?这些无助于企业家精神的倡导。只有专注于事业本身,专注于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即巴菲特所说的经济护城河,才能体现出企业家的精神。

每个企业家都必须具备普度众生的情怀。学习佛家思想并不是为了成佛,是为了做佛。只有心怀普度众生的情怀才会想着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佛家思想可以让每一个企业家具备高尚的情怀,在普度众生的路上实现自度,让我们每天心生喜悦并充满着动力。如果我们想的不是着急的从客户那里掏钱,而是想着如何减少用户的麻烦,如果一心一意去解决用户的困难,那么,我们就会不断地做产品创新,服务创新,这种不断的为顾客着想的状态就是我佛的慈悲胸怀,这样,钱也会逐渐地向我们靠近。当我们具备了佛家思维,那么在追求事业的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麻烦也会被我们转为提升企业竞争力的菩提。这就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体现。

当然,传统文化中不仅仅是儒释道,中国的法家思想在当今的企业经营中也是非常重要的思想。比如法家的变革精神,法家死磕战略目标的精神,法家为了实现目标牺牲自我、委屈自我的精神,都是当下企业家所缺乏的。但凡想成就一番伟业的人都会作出很多的牺牲,有的时候表现的近于无情。我们会牺牲陪伴家人的时光,甚至不被周围的亲人所理解,但是牺牲小家成就大家的法家精神正是企业家身上的优秀品质,这种品质就是一种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不是盲目的自信,不是空喊口号。孔子的思想中有“仁者必有智”深刻思想。企业家精神中还必须包含着应对当今竞争社会的判断智慧。企业家必须有清晰的战略,还需要不停地根据变化来调整战略,企业家需要构建一只铁一般的队伍,能打胜仗的队伍,企业家还需要具备点燃他人希望的能量,这些都是兵家思想的内容,都是当下企业家所欠缺的精神。

关于您提到的企业经营要做的舒服,对这一点我非常赞同。中国是做老板愿望最强烈的国家之一,做老板的动机是想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过的更好,因此中国人是很务实的,所以不太相信鬼神之类的信仰,就是这种务实的精神造就了中华文明特有的品质:勤劳、善良、进取等等。但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企业家过的并不太好,处在极大的压力之中。由于中国的创业环境、竞争环境和法治环境等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中国的民营企业在税收、资金、资源获取等方面都具备一定的劣势,再加上越来越大的劳动力成本,中国的中小微企业都处在生存的边缘,所以经营得并不舒服。那么,如何才能幸福地去经营企业的确是老板们应该要认真思考的事情。如何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顺带赚到钱呢?沿着这样的思路去思考经营方式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精神。任何技术的进步都是为了让经营更舒服、更轻松,所以我们才会发明工具,创新高效的管理运营模式。

企业家的创新需要懂得人性,需要懂得中国人和西方人在性格上,宗教信仰上,文化认同上,立法精神上的不同。因此,企业家精神必须包含着不断学习的精神。我非常欣慰看到您通过创办湖畔大学的形式去塑造和传播企业家的学习精神。但是我希望湖畔大学是企业家精神的传播道场,而不是搞资源互换和垄断资源的小圈子。

关于布道,我和您的观点一致。我们没有办法教别人如何成功,但是别人却可以因为我们的布道而取得更好的结果。成功与否取决于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也取决于每个人的目标。这就像道家可以说的那个“道”。注定必然如此的是道,能达到目的地的是道,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道,每个人情况不同,条件不同,道也不同。所谓成功之道并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如果布道者能让受众从别人的失败中得到启示,从别人的成功中得到启发,然后让受众者找到了适合自己、适合时代且又符合企业家精神的成功之道,布道者就用自己的光芒照亮了别人的路。

作为布道者,我们除了给别人启发,我们还需要给别人力量。当下我们看到很多因为事业失败而自寻短见的企业家。为何一个企业家(或者只能叫老板)的内心如此脆弱呢?就是因为不正确的价值观和不正确的追求导致的。我们经营企业到底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还是有益于社会,到底是追求钱还是关注事业,到底是执著结果还是注重过程,这些都由企业家的人生态度和价值观决定的。

很多企业家也不能正确面对生死。在佛教中有一个六道轮回,说的是人死后应该去哪里,如何去,根据什么原则去。实际上,人每天都在面对六道轮回。每一个当下都意味着过去的自己死去,崭新的自己重生,企业也是。任何结果都是过去行为总和导致的因果,只是这个因果还必须再加上“缘”,合起来叫“因缘果”,佛教中经常用“因缘和合”来表达。作为企业家,做好自己该做的,让自己没有留下遗憾,至于结果如何,有时候还需要我们去结善缘,即使都做好了,我们也会因为时代和机遇的不同而结果不同。时代能否给我们这个机遇,这是一个“缘”的问题,我们能否抓住是“因”的问题。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比如中美贸易战不是我们个体企业家能左右的,但是我们如何面对中美贸易战,如何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不丧失我们的企业家精神却完全由自己决定。这就是您说的“我们做得好坏与宏观经济关系不大,跟自己有关”。实际上我们的成功不能执着于外部环境的这个“缘”,要多关注自己的“因”。我们企业家有没有种下善因?有没有去主动创造善缘?这些与自己有关,至于外部大环境,我们没法左右,就交给“天命”吧。

非常高兴,在改革开放40年之后,中国能出现像您和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是我们这一代企业家的幸运。您和任先生等一批企业家是这一代企业家学习的楷模,也希望我们能影响越来越多的老板变成真正的企业家,让企业家都具备企业家精神。

2019年1月16日

周贵银于上海     8I融道书院

    网友评论:

    关于网站| 网站声明| 用户反馈|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服务收费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rollnews@qq.com 广告合作QQ:18772077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Top